您的位置: 主页 > 学者访谈 >立足当下,与台湾历史对话─台湾史101问 >

立足当下,与台湾历史对话─台湾史101问


2020-07-28


书名:台湾史101问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13年03月

立足当下,与台湾历史对话─台湾史101问

立足当下,与台湾历史对话─序文摘录与第96问

台湾历史可以提出一千个问题、一万个问题。但是历史课题的选择,并非漫无意识地乱提乱问。我大学时代开始学台湾史,看到有一些老前辈在争论郑成功来台登陆地点,张三说应该往南二百公尺,李四说不对,应该往北一百公尺,争论不休,穷极无聊。

郑成功登陆地点差几公尺?我毫无兴趣,我有兴趣的是:郑成功为何要来攻佔台湾?他真的要「反清复明」吗?郑成功的儿子郑经,放弃闽南的据点,在台湾建立东宁政权,算不算是一次台湾独立建国?东宁政权是凭着什幺实力在台湾发展?台南孔庙入门上面为何悬挂「全台首学」匾额?此处真的是「全台首学」吗?郑氏政权从闽南撤退来台,曾标举「反清复明」的目标,并曾发动反攻大陆的军事行动;二百六十六年后,蒋介石政权也撤退来台湾揭橥「反攻大陆」、「中兴复国」,这两个政权有何异同?

以上所举例的问题,彰显出史学的重要意义,那就是史家经常强调的「历史是现在和过去的不断对话」。要能与当前的时空产生对话的问题,才有意义。历史学者不该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也不该只是一个跟在事情背后做解释的人,他更应该是一个在当前时空里,能够提供过去经验给今人参考的人。这本书的101个问题,就是这样产生的。

第96问

战后来台的中国国民党统治阵营当中,是否曾有在台湾独立建国的想法?

流亡政权能不能落地生根本土化?在过去六、七十年间,国民党阵营中,未尝无主张落地生根,将中华民国流亡政权蜕化成本土政权的人。试举以下几例来看:

姚嘉文在《十句话影响台湾》一书中透漏,早在一九六一年,驻美大使叶公超就曾经向美国驻台大使马康卫表示,「中华民国政府应发表一份声明,主张它有权继续存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管辖权之外。」马康卫指出,叶公超的立场「显然是要使台湾未来永远继续处于分别独立的状态」。(详见姚嘉文,《十句话影响台湾》,页一五六--一五七)

 一九七一年蒋政权终于被逐出联合国,此时外交部次长杨西崑私下向马康卫表示,台湾政府退出联合国后应成立「中华台湾共和国」,并透过全岛公投和普选,决定台湾前途。杨西崑曾向蒋介石建言,要蒋宣告台湾的政府和在大陆的政府是完全分离的,同时将台湾的政府重新命名为「中华台湾共和国」(theChineseRepublicofTaiwan)。蒋在做此宣告的同时,也应以宪法紧急处分权解散国会,设立新的单一临时民意代表机构,其成员由三分之二台湾人和三分之一的大陆人组成。杨西崑还主张蒋介石依紧急条款,应举行「全岛的公民投票,以决定台湾未来地位,及设置一个制宪机构」。(详见王景弘,《惯看秋月春风》,页一八八)

无独有偶,差不多在此时,被蒋介石下狱十年刚出狱的雷震,也上书〈救亡图存献议〉给蒋,一开头就建议「从速宣布成立『中华台湾民主国』,以求自保自全」。雷震说:「我们今天统治的土地,本来叫做『台湾』,今将『台湾』二字放在国号里面,那就不是神话了。我们今天有一千四百万人民(当时人口),我们以台湾地区成立一个国家,乃是天经地义、正大光明之事……」雷震将此国名英译为TheDemocraticStateofChina-Taiwan;彭明敏教授则另外试译为Sino-DemocraticRepublicofTaiwan或DemocraticRepublicofSino-Taiwan。

以上实例就是流亡政权本土化的想法。可惜蒋介石没有答应,蒋经国时代虽有某种程度的本土化,但仍未在国家认同上进行本土化。即便到了李登辉、陈水扁等台籍人士主政,仍因考量外来势力难以抵挡,而未轻易推动。马英九主政后,因採「联共制台」政策,以致于让这个流亡政权体制彻底本土化、蜕化成新国家的契机就更渺茫了。

编按:李筱峰教授《台湾史101问》、戴宝村教授《「小的」台湾史》、陈君恺教授《解码228》三书联合分享会,时间:四月二十日(週六)下午二点半至四点;地点:台湾国际会馆(台北市南京东路二段一二五号伟成大楼四楼),欢迎参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