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学者访谈 >立足娱乐科技,却又不断进化:创梦市集怎用实战派旗帜打出一片天 >

立足娱乐科技,却又不断进化:创梦市集怎用实战派旗帜打出一片天


2020-07-28


立足娱乐科技,却又不断进化:创梦市集怎用实战派旗帜打出一片天

8 月中旬午后,一间会议室传来了此起彼落笑声,四组新创团队正在跟我分享他们创业以来的甘苦谈。

「来这里之前,我都不知道有钱人在想什幺耶!」光这句直球对白就让在场其他新创心有戚戚焉,引起哄堂大笑。说这句话的是 FolliaVR 创办人林嵩堉,他们是为房地产、建筑业打造量身定做 3D VR 模型的平台型新创,团队人还不多,但目前已创下可稳定帮助建商一个月销售量成长 1-3 成的好成绩。

立足娱乐科技,却又不断进化:创梦市集怎用实战派旗帜打出一片天
FolliaVR 的工作场景

但那句「不知道有钱人在想什幺」并不是一句调侃的话,而是林嵩堉坦承进入加速器之前其实不知道营运一间公司是怎幺一回事,跟「所谓的新创圈」也有一段距离。但直到加入接受业师一步步指导,开始知道票期是什幺、简报要怎幺做才有效之后,才真有了在创业的实感。

这里是新创加速器「创梦市集」的办公室,在我面前的四组新创,正是出自创梦市集的团队。跟笔者个人接触诸多新创的经验平均值比起来,他们显然还带着一些青涩气息;但这份青涩,正是他们坐在这里的主因。

跟 FolliaVR 类似感受的还有由四位清华大学毕业生组成的「声音社交」APP Firstory;创办人之一的于子轩也说离开清大校园之前,学校周遭的老师或学长姐对行动网路业界生态并不熟悉,得不到有效支援,一开始只能靠接案维生。「说实在的啦!我是因为看到《上班不要看》是校友才进来的,我是呱吉的粉丝;但后来爱卡拉创办人之一郑铠尹来当业师,我们才在他指导下,知道怎幺认真做出一个商业产品。」

而且跟其他类官方的创业组织、计画一比,这四组团队显然认为创梦的课程要更具实战色彩,颇合他们胃口:「有的官方创业活动有点像在应付 KPI,比如说要我们写规定字数描述商业模式的报告啦,然后讲师简报看起来就用模板做的,一点美感都没有;而且一次招收的团队太多、太杂了,很难让我们信服你懂我们的东西。

立足娱乐科技,却又不断进化:创梦市集怎用实战派旗帜打出一片天
「声音社交」平台 Firstory 四位成员

「但在这里,业师们都是现役产业前辈,每次看案子也不啰唆,直接开产品页面全部拿出来看,一步步带我们思考要怎幺修、怎幺做。」所有团队都一直对 Firstory 说的这句话点头表示赞同。

做出《荒漠乐园 DESERTOPIA》这款颇受好评手游的游戏团队 Gamtropy接下来坦承,一开始是受到创梦副总经理李易鸿的邀约被吸引进来;但一进来才深刻思考个人的「游戏工作室」,到底距离商业营运有多远。

立足娱乐科技,却又不断进化:创梦市集怎用实战派旗帜打出一片天
游戏熵工作室成员

「做游戏一方面是创作,但另一方面又很商业、很务实的一件事;包括我们在内,有许多游戏工作室多半靠着热情与创作者的角度来思考,但这里不是。」他们举例虽然荒漠乐园成绩还不错,但今年一、二月开发新作却遇上不少瓶颈;在听完创梦许多关于游戏营运的课程后,决定大胆直接「砍掉重练」把产品全部刷新,把课程所学到的机制套用在里面。

另外,我也有点意外能在号称对焦「娱乐科技」的创梦市集里看到金融新创-转帐帮,但他们加入创梦的主因与目前碰到的难题与前两者略有不同。执行长林鼎闵解释在台湾做金融创新的现况,其实特别需要人脉资源:「在创业之前,我本以为产品做好就行,但后来才体会到在台湾做金融新创特别容易遇到法律疑虑,一方面需要产业内经验十足的人来帮忙检查适法性问题,另一方面也得花时间、精力跟主政者、银行沟通。」

立足娱乐科技,却又不断进化:创梦市集怎用实战派旗帜打出一片天
金融新创-转帐帮

之所以加入,林鼎闵也正是看好创梦背后有着新光金创投,可以马上提供第一线的金融产业经验给予谘询。果不其然,创梦的投资经理 Jeffery 本人就有十几年的从业经验,不只马上就能引介金融界相关人士帮忙检视转帐帮的运作问题,同时也在创梦的阶段性辅导之下準备和银行合作进金融沙盒。

股东资源、专注种子轮成了创梦两大鲜明特色

跟这四组创梦团队聊这一轮下来,我深刻察觉到创梦市集那两项旗帜鲜明的特色:一是丰富的股东资源,二是招生名额、投资标地全都专注种子轮。「像转帐帮的部分,新光金创投一听就直接下去给予帮助了,」李易鸿解释,创梦市集成立初衷就是要跟六间股东业务进行有效连结,这点一直到现在都没变过。

他进一步说明,创梦市集就是有这种要跟企业连结的理念,让他们不会投「BtoVC」,需要长时间募资才能赖以维生的团队。「股东们不不了解新创前期需要亏损、烧钱,他们也能接受延迟获利;但他们也非常了解现金流对一间公司有多重要。」

只是媒合股东跟新创双方资源看起来是美事一桩,但李易鸿坦承从第二梯开始,才算得上正式把股东与新创之间资源能有效连结起来。「双边思考脉络一开始完全不同,每间新创一进来的準备状况也都不一样,这中间有非常多要沟通的事。」

关于这方面,总经理傅慧娟说创梦就会在每梯次的课程中为新创设计很多跟股东接触的节点,另一方面也做了盘点股东们多如繁星资源的基本功。「像 9/25 下一梯 Pitch 活动中,我甚至要求这些股东的子企业们能直接派 CEO 或 VP 来跟新创沟通,把双方的需求列出来;这种企业与创梦、创梦与团队之间的默契、情感我认为十分难得。」傅慧娟笑称。

但我很好奇过了三届,创梦市集本身有发生了什幺变化?为什幺原本号称「娱乐科技」的加速器,也会有转帐帮这种金融科技新创出现?傅慧娟说从在 2017 年推出第一梯次招募以来,最大的焦虑还是在「成长」这回事。「如果每梯都用一模一样的方式营运,我会陷入『不创新不行』的焦虑里。所以我们决定从娱乐走进『生活创新』,扩大团队的接触点跟面。」

同时经营这三届以来,他们更清楚知道哪些领域的创业者适合早期投资,哪些不行。例如过去三届都有收拍片、网红、插画等内容新创,但比起平台型或其他的网路业新创,他们的投资槓桿更难抓,一开始最缺的反而不一定要的是钱,而是可以刺激灵感的环境、稳定创造内容的方法或甚至是曝光机会。李易鸿:「我喜欢挑选漏斗型产品,一开始就挑放大係数最大的单点去帮助新创。」

问到这,我也对另一个加速器常出现的状况感到纳闷:你们怎幺处理新创「偏离正轨」,或是一昧追求 Buzzword 的情形?傅慧娟也表示确实不是每个团队都适合精实创业,走到最后。当团队花了太多资源、时间就连原型、试验都做不出来时,她多半会温和着问「你适合创业吗?」引导团队以软着陆的状况下去思考;至于黑脸只见李易鸿一笑,说多半由他扮演了。

那第四届的创梦市集,到底又会做什幺新尝试?「你们会不会多做一些国际或社群活动,来刺激团队交流,产生新想法?」我问着。李易鸿解释创梦一开始不特别注重这块是乐陞案发生「刻意控制」的,先做出成绩与口碑让新创团队口耳相传。一直到第二梯,这块在整体营运次序上也是排比较后面一点的。

但进入第三梯以后创梦开始重新思考此事,认为是确实得找进新的人,为创梦与团队们带入化学变化。「所以我们很认真在招聘新创圈所谓的『社群经理』,来帮创梦、校友、团队规划有效的 Meetup 与交流活动。」李易鸿笑说六月底就开始找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创梦量体还小,让比较资深的人没那幺有兴趣应徵,资浅的人也不太敢投入;至于国际交流部分,创梦现在会採比较个案式的做法,例如发现有个游戏团队的产品适合日本,就会想办法就用个案方式,让他接触当地市场。

「但反过来说,我们更想做的是『吸引国外团队来台湾』,」回到一开始为股东连结的理念,创梦并不想一个「全都包」的加速器,而是成为一个在创业生态圈中有其独特分工位置、标誌鲜明的创业组织。「让他们一来台湾,就知道我们是一间可以快速与企业资源连结,从他们手中获得第一手市场需求以及经验传承的加速器;这就是我对创梦的最终想像。」李易鸿如此说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