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学者访谈 >社群的力量《从大溪绕境到跨国婚姻──台湾社群的互信与合作探微 >

社群的力量《从大溪绕境到跨国婚姻──台湾社群的互信与合作探微


2020-07-27


社群的力量《从大溪绕境到跨国婚姻──台湾社群的互信与合作探微

文/方孝谦

在2001 年出版了第一本小书《殖民地台湾的认同摸索》之后,就开始寻找第二个中程的研究计画。那时只有懵懂的两个想法:一方面认为在时序上应该离开日据台湾的範围,着眼现代的台湾研究;另一方面则对前书中大量使用的后结构与后现代社会理论滋生困惑,怀疑它们真有帮助自己进一步了解台湾在日本占领下的社会真际。

现在展现在读者面前的第二本小书,应该说是具体回应了原先模糊的想法。首先,透过台北艺术大学刘蕙苓教授从2004年起引介我认识社区总体营造,我跟研究生开始在国科会计画的支援下,以北投、大溪、及古亭「南村落」为试点,有系统地参与式的观察三个社区如何在内政部与台北市府的经援下,展开内部更新的工作。当然其间有捨弃「南村落」而取两岸的「独立乐团」,再捨独立乐团而代之以台、马之间的跨国婚姻群的决定,那是因为在研究途中,我的教学逐渐发展出对全球化下的「离散」社群乃至在台湾的所谓「外籍新娘」的兴趣;也因为带入跨国婚姻的观察,使我可以把大溪、北投、及台马婚姻各自要完成的社群目标,即绕境敬神、环境优化及家庭和谐,放在从传统到现代,再到后现代(或称全球化时代)的时间轴上来了解,也就是分别视为代表传统、现代以及后现代的社群。

其次,因为体会到大部分的后学理论者,除了Foucault 之外,几乎都不曾动手动脚找资料,他们难免受到为理论而理论或视理论为美学创作之讥。所以在本书中,我回到把对三个社群的观察视为检验所谓互信模型的14个假设的证据之老路,姑称为是回到「新」实证主义的路径。以质性证据检验假设如何能称为是「新」实证?我的理由奠基于 Luntley(1995)这位不太出名的哲学家的一本小书。书中认为后现代理论至少提醒我们,实证主义教我们唾弃日常语言转而相信数学语言描绘的宇宙真理,只因为后一语言的意义是自足的;它不容许在运算中得出不同的歧义。这样的实证主义Luntley 认为是无法用来理解人文社会的,试想人际的受想行识或悲欢离合有多少是出自日常语言造成的「误会」?进而言之,Darwin 的演化论与Smith 的国富论不都是用当时洗练的英语写的,看看他们所创始的学门在20 世纪所造成的波澜!既然本书是用许多的小故事来验证理论,参酌Luntley 之说我只得说奉行的是新实证主义。

最后,我想回答我的研究生看完本书初稿提出的问题:如何定位本书,即这本书写给谁看?我的就业经验使我很难成为坚守本位的社会学者,加上意志不坚使我常常遭到广泛学术圈有趣议题的吸引,本书就是明证。如果只限于圈内人,我会希望至今相信演化作用于人文社会的社会学者成为读者;但就像本书结尾处所言,我更希望这本小书能够得到脚踏实地、为社区打拚的人的眷顾。

出版社:蓝海文化
上市日期:2014/12/1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