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杂志学者 >练习「还清最后一文钱」 >

练习「还清最后一文钱」


2020-07-29


练习「还清最后一文钱」

人们常感被冒犯,或冒犯他人,但彼此都没能以谦卑之心,负起应负的责任,反而是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与正当化,只会各自搜证,使自己对另一方的既有看法更加坚定,结果却导致问题更加严重,最后把对方关进自己心中的牢笼。

如果你没有还清最后一文钱,就无法走出心灵牢笼。一文钱是金额很小的硬币,还清最后一文钱的意思是,清偿所有的债。要以谦卑的心,认清自己必须为问题负起的责任,即使对方可能也有一部分责任。

假如你负起自己应该承担的所有责任,并出于真心与灵性上的让步,向对方坦诚并道歉,对方会感受到你话语中的真诚。当然,你必须言行一致,别人才能看见你的表里如一。

当我在职场遇见没有意愿负起责任,并习惯将自己的不良表现怪罪别人的人,我经常体验到「还清最后一文钱」的功效。

有一次,我与一个年轻人共事,他在我领导的组织里待得有点辛苦。我为他贴上「低成就者」的标籤,有好几个月,每当我看见他的脸或是听见他的名字,就会用这种态度看待他。

后来,我察觉自己在他身上贴了标籤,而这个标籤已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我发现人们往往会根据你对待他的方式或是你对他的认定,成为那样的人。我决定要还清最后一文钱。我去找这个年轻人,向他承认我对这整件事的想法,以及我让自己扮演的角色,并请求他原谅我。我们的关係立刻在诚实的基础上重新展开。后来他在职务上不断成长,拥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许多小说的主题是关于单方面的爱。人们不愿付出无条件的爱,因为他们曾受过伤害,于是退缩到自己的世界中以保护自己,成为愤世嫉俗、猜疑心重或是爱挖苦嘲笑别人的人。他们不愿敞开自己,因为不想处于容易受伤的状况。

我女儿失恋后,我曾告诉她:「请妳不要为自己筑起防卫的墙。」她说:「为什幺?受伤太痛苦了。」我说:「妳不需要透过与别人的关係获得安全感。如果妳从内在正直的人格获得安全感,就不需要筑起防卫的墙,而变得愿意敞开自己,并且忠于自己,这正是使妳看来如此美丽且可爱的原因。假如妳因为曾经遭到拒绝,从此不再接受别人与新的机会,那幺妳就在自己的周身筑起了防护墙,使妳再也得不到爱。妳最可爱的地方之一,就是愿意信任别人,愿意冒可能受伤的险。」

抛开法律问题,真诚道歉

许多人在还清最后一文钱时,可能会面临法律问题。举例来说,有些律师会告诫当事人千万不可以道歉,以维持百分之百的清白,因为道歉可能暗示自己有错。

许多企业领导人的想法会被合法性与律师思维綑绑。虽然有时候保护自己代表态度谨慎,但律师思维可能会导致问题发生。这就像草拟婚前协议书一样:「假如将来离婚了,我们的财产会这样分配。」协议书的做法也许实际,但会因此失去理想,可能导致婚姻的破裂。当我们抛弃理想,就等同抛弃人性的本质,无法放下自我保护与防卫心来处理事情。

一旦採取法律思维,就会考虑最糟的情况,只看见人性最糟的一面,疲于搜证并为自己的立场辩护,催化敌对主义。我们需要寻找有能力超越法律思维的律师,这种律师知道何时与如何适度运用自己的技能,但对于人生与人性保有比较正面的态度。

在企业界,只要有人愿意先承认「我错了」,许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举例来说,有位执行长对我说,那天稍早他与工会领袖开一个重要的会,结果领袖们会还没开完就拂袖而去。我问他:「为什幺?」他向我坦承,公司确实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某些工会成员,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

我说:「在那些工会领袖看来,你把他们的使命看得微不足道。如果你做错了,就必须承认错误,向他们道歉。就是现在,今天就做,不要拖延。立刻打电话给他们,趁对方还愿意听你说话的时候。」

这位执行长照我的话做了,而他的诚心道歉,也被工会领袖接受,愿意重返会议桌。道歉就是能对人产生这种效果。

我深信这个原则能发挥神奇的效果,化解歧异、疗癒关係、解决罢工问题,以及促进跨国商业交易。人与人之间建立个人层次的关係后,还清最后一文钱的默契就会油然而生。若你做错了事,你只能说:「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我想要补偿你。」

还清最后一文钱也意谓努力进一步了解对方。古希腊语的「敌人」(enemy)与「陌生人」(stranger)是同一个字「xenos」。从个人层次了解原本敌对的一方,他们就不再是陌生人了。

我们可以一点一点创造有礼的服务文化,在这个文化中大家都明白,每个人都有缺点。但所有人都愿意基于谦卑、真心与诚实承认这些缺点,并试图扛起责任,加以补偿。

摘自《成功哪有那幺难》

练习「还清最后一文钱」

数位编辑整理:陈孟君,陈子扬
Photo:slgckgc,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